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学校要闻
【战“疫”】请放心,我在湖北挺好的!(一)
 
 


[新闻来源:求索荣誉学院   阅读次数:901 发布时间:2020-02-12]
 
 

2020年寒假期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和全校师生的心。病毒无情,人间有爱。求索荣誉学院有六位同学居住湖北地区,我们采访了其中的两位同学,分别做成两期推送。感谢每位同学给我们发来的平安信,相信此刻我们都携手并进,共克时艰,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

求索荣誉学院 191002 余渊渊说道,2020年终究是个不平凡的年,因疫情封城,在家数日不得出门,得校方、学院致信,老师、同学关怀,甚是感怀,先表谢意!也由此,结合体验与见闻,和大家讲讲身边的故事。

微风细雨,晨光熹微,远山如黛。睡醒时,我依然没赶上姨爹出门上班的关门声。表弟美梦正酣,缸里的鱼偶尔噗噜吹一串泡泡。整座城都因疫情的出现进入了休眠。原本小小的繁华如今显出猛兽蛰伏般一触即发的寂静。慨叹之余,我无比清醒地意识到这场激烈的“战疫”正在寂静中打响。

我的家乡湖北恩施,这座湖北西南边陲小城,正处于前所未有的急备状态。全市仍有部分农村人口,且其中返乡和留守人员较多,这些地区通讯便捷度和发展程度也断不可与城区相提。本次防疫工作就必然需要部分人下乡去组织。我的姨爹作为精准扶贫尖刀班的一员,已对相关地区有较好的了解,顺理成章成为了本次下乡防疫宣传监督组的成员。七里坪村林家店就是他们每天的目的地。

姨爹有一个像是工作册的东西,每天晚上回家后他都伏案写点什么,想必是他的工作批注或日记一类。我移步书桌前,想要窃读一番他静默的心声。

姨爹的日记如下------

“我刚从医院的病床上起来,就被通知年后要去做防疫宣传监督工作,好在正准备出院,也可以不耽误日程,赶紧忙完了回去陪孩子的爷爷奶奶过年,再到孩子外公外婆这儿吃团年饭,转眼间马上又是新的一年了。”

“想到明天值完班就可以回孩子的爷爷奶奶家看看,心里甚是喜悦。现在在恩施上班,除了过年过节,哪里还有好的机会回来凤陪陪他们呢,我原本是准备在那睡个好觉的。结果晚上六点突然接到上级的电话,要赶回去投入疫情防护第一线,只得提前赶回去匆匆吃了团年饭,就开车带老婆孩子返回恩施,到家已晚上十点。外外下楼抱已睡熟的小儿子,岳父已就寝,给我留门的岳母在餐厅看电视,电视微微发出些光亮。”

“封城已有几天,防疫宣传工作开展也已经有几天了,我们的宣传车开遍了林家店大大小小的各个角落。一开始有些村民是不戴口罩的,我们只要见着,就立马下车给他们讲述疫情扩散的严重性,并对其进行劝说。他们不仅不相信我们的话,还反驳我们,说我们大惊小怪,说身子骨硬朗的人不会有事。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宣传队的几个可好好折腾了一番,好在后来做通了工作,在路上已经见不到不戴口罩的村民了。”

“我受托将村民许老滞留的快递送至其家中。许老一见是我,立刻跛着脚向我走来,亲切讲起方言‘辛苦咯辛苦咯,帮我们村扶贫底是你们,现在疫情来了(辛苦底)还是你们。每次看你们宣传车从家门口过,我们心里头也都疼哩。嘞大年三十,你们连顿饱饭都没吃,还叫我们防感染,有你们在,我心里头踏实!我不出门,不要么子保护措施,这快递是我之前买的五十个口罩,你们都拿起去,我都捐!’我心里有点感怀,说明我们的工作做到了位,民众的关心也让我觉得心头很暖。”

(日记的这一页夹着老人和工作者们的合照:老人的脸色是庄稼人独有的大地的颜色,面上痕迹似田间沟垄的纹路,两鬓斑白,笑得露出旱烟熏黄的牙。所以我也能大概猜想老人说这话的场景,是否正摊出黄土地似的手掌笑道:“口罩我全捐!”)

“宣传队说光靠我们的脚能走到的地方太有限了,要我回家写一首宣传歌曲,要朗朗上口,还要便于记忆,第二天就要进行录制,在各辖区播放。我不敢耽误,拿出纸笔写了初稿,又觉得不好,反复改了两遍,觉得比较满意才安心上床休息。晚上又突然惊醒,打开书房的灯,把刚捕捉到的灵感改到歌词里,再抬头看钟,已是凌晨三四点。”

姨爹的的日记仅仅是亿万同胞中的一个,他和很多人一样依然奋斗在工作岗位。

过年这几天,我和外公外婆是在家的,家里还有姨妈和姨妈的孩子:一个九岁,另一个只有六个月大。姨爹下乡做防疫工作,早出晚归。偶尔听外婆打个电话给他:“忙完了回家,我做饭吃。”姨妈则半开玩笑半埋怨地说:“你姨爹啊,就是国家的儿子,人民的儿子,但就是不是咱们家里的人!晚上两三点接电话,也不管孩子终于哄睡了,不管老婆好不容易休息;回来了为了不带孩子,就直接说:哎呀,我要写报告;自己说要买洋芋叫我别去买,过了两天又来问我买了洋芋没有……”话是这样说,可是到了半夜,姨妈怕从梦中醒来的小弟弟吵醒疲惫不堪的姨爹,在小弟弟哭闹之前就赶紧把他抱到离卧室最远的餐厅关上门安抚。

我是晓得姨爹任务多的,他没空打理发型,更没时间去理发。他自述某天出门时一个民众看了看他,误认道:“大姐,你这个口罩是在哪里买的?”我这样的闻者笑过后,听来的是心酸与自嘲夹杂,虽不至百感交集,却也不止是三言两语能倾吐干净的。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管他众以为是也好,一孔之见也罢,奋斗在防疫工作线上的万千普通工作者披星戴月、夙兴夜寐所经受的操劳和所做出的贡献我们有目共睹,哪里有没有蠹虫,哪里有没有酒囊饭袋,也是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的。且罢,姑妄言之,姑听之,豆棚瓜架雨如丝……

我也固然晓得,不仅我们一大家子今年是这样过年的,有更多的战士忙得没有时间为自己或战友发声,他们的家人也并未真的有所指摘,而是对其工作的理解与支持。是啊,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修我矛戈,与子同仇!

暮色里的山城,似披上朦胧面纱,清江河对岸的灯火逐渐变得明亮起来。我正向外婆现场讨教小老鼠形状饺子的包法,姨妈忽然低头向怀里半岁的娃笑道:“是不是你爸爸回来咯!”我好奇:“你怎么晓得?”“我听到车子进院门的喇叭声了。”姨妈答。其实我是一点儿也没听到的,于是安慰自己:也许这并不只是耳朵灵敏的原因吧!三分钟后,门锁转动,他的第一句话是:“爸,妈,老婆,我回来了。”


无论是新闻里还是我身边所见,众志成城、并肩作战的团结精神实在可嘉,延续至今的五千年中华传统亲情观和有些传统更是不能以一句“封建的余意”轻轻带过的,而平时不太表现,却在有的关头展现的某种使命感,或这是我道不明总结不了的东西,是早早就扎了根的。

看过日记,恰又夜读放翁和稼轩之遗墨,明了千古多少情,不在刀尖就在刃上。

于今则是:我很好,新年好。



 
 

 

  

上一条:【战“疫”】战“疫”中上好思政课,马克思主义学院准备好了
下一条:【战“疫”】国传教育技术与数字媒体系教师发挥专长,积极助力在线课程建设
 
Copyright @ 2000-2013 天津外国语大学信息化建设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