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学校要闻
【天外人物】研究生教育四十年之林克难:教书楷模桃李成林,学术先锋攻坚克难
 
 


[新闻来源:英语学院   阅读次数:1603 发布时间:2019-12-26]
 
 

林克难,教授,曾任英语学科带头人,硕士生导师,校翻译研究所所长,市政协委员,市级教学楷模,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常务理事。1949 年出生,上海人。1979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学院外语系,同年考入天津外国语学院英语系攻读翻译理论与实践方向硕士学位,1982 年作为我校培养的第一批文学硕士毕业。1997年-1998年去马耳他和美国进修。研究方向为翻译理论与实践。2003年在《应用英语翻译呼唤理论指导》一文中提出了“看”“易”“写”的英语翻译原则。2002年获天津市第八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2008年10月获中国翻译协会和北京奥运会组委会颁发的“中国翻译事业杰出贡献奖”。

2019年10月29日,我们如约来到林教授家,他早已等候多时。林克难已年至七十,和蔼、慈祥、微笑是他的符号。刚落座,林克难就禁不住告诉我们学校培养的很多研究生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有一个学生,翻译出版了一本《中国军事名言》。他翻成英文后俄罗斯和以色列的出版社看中他的译文,把这个作为母本翻成俄文、以色列文,成功出版了。翻译专业是输送博士生最多的,他当时带的班级十人中有九人考上了博士,现在有的在香港理工大学就职,有的在上海交通大学当老师。

跟着大师学翻译

林克难说,他和天外最早的渊源是有幸成为金隄先生的学生,成为学校培养的第一批硕士学位师资,他的硕士学位证书编号为001号。

借纪念天外研究生教育四十周年之机,林克难回忆并撰文纪念金隄老师。金隄是《尤利西斯》的译者,林克难曾写过一篇回忆文章:《随着大师学翻译》,提到他有幸遇到过两位大师,金隄和闵福德(翻译《红楼梦》后四十回的译者John Minford)。

Minford到天外教学时带来了他的博士学位论文,题目是The Last Forty Chapters of Hong Lou Meng (《红楼梦》后四十回)。他来的目的就是征求学生们的意见,因为他不是汉语的native speaker,比如《红楼梦》某处的“宫女”,数量究竟是一个还是十个。“我跟他学翻译最大的体会是,学翻译一定要学好英语。”他上课从来不备课,他上课时会说:“下一堂课我们讨论这篇文章的翻译”。 上课时,他说道:“张同学,你把第一句话中英文都念一下”。那位同学念完后,他一听,啪的一声拍着桌子说:“这不行!美式英语不行,我们要用英式英语”,他把美式英语和英式英语分得很清楚。只要听到不对的地方,他都会当场指出错误,让学生心服口服,深受教益。金老师的教学风格与Minford不太一样,金老师对学生们说:“我的译文大家可以随时随地讨论。”在林克难看来,英译汉时,汉语为母语的人完全有资格指出翻译不妥之处,因为我们都有汉语语感,但汉译英的话,我们缺乏地道的英语语感。当他意识到知识确实不够,英语确实不够,所以当时暗暗地下了个决心,英语一定要学好,虽然很难超越老师们,但是一定要打好扎实的基本功。

大师与学科

金老师的教学,遗产如珠。林克难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办一个学科一定要有计划。现在各专业的教学目标和计划都太宏大了,金老师当时的培养目标则非常清楚: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培养目标,要满足市场需要,国家需要,要因时而变。由于十年动乱师资极端地缺乏,尤其是英语系高年级的师资,所以,当时金老师的人才培养目标就是“培养高年级的英语师资”。

林克难自研究生毕业以后一直留校,除了三年级四年级本科生的翻译课就是研究生的课。他认为,他们这批学生最后走入工作岗位上取得的成绩是符合金老师当初制定的培养目标的。

金隄老师为林克难批改的作业

林克难至今保留着四十年前金隄批改的作业,金隄身上那种认真负责、严谨细致的治学教学态度,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启迪和极大的鼓励,在此后的教学生涯中一直深深地影响着他的教育理念。

学校的影响力来自学科,学科的影响力在于教师,教师的影响力在于学术理念、成果。这里的成果既包括学术作品也包括人才。有了这些,学校才更有凝聚力。在回顾天外研究生教育四十年之际,他深情地期盼外大的办学影响力和凝聚力越来越强。

对教学和科研的几点看法

教学和科研应该结合起来,这是林克难得出的“经验之谈”。他发表过84篇文章,其中,很多文章都是在教学中获得灵感。比如,他之前看了华裔作家谭恩美写的《喜乐会》,觉得她的翻译方法很有特点,然后写了一篇叫做《假如谭恩美做翻译》的文章。在这个过程里,他把华裔作家的文章视为翻译作品,从他们的文章中获得科研素材。因为一个译者总会受到限制,囿于某种固定的模式。又如,有一次,参加硕士论文答辩时发现学生套用专业术语而根本没有理解,所以偏误丛生,随后他写了篇文章《一定要弄清术语》。怎样弄清楚呢?要多读原作。当林克难1989年开始带研究生的时候他给学生们规定了四本原版的语言学翻译理论原作,让他们从头到尾通读,看不懂就来问他,争取把书看薄最后可以提炼成寥寥数语,以萃取精华。

关于英语学习,林克难主张听过的再说,看过的再写。“你演讲的内容必须事先反复听过,你写的稿子必须事先阅读过相关的内容和知识。”要多培养看书看报的兴趣,把这样的日常操作当成自己的职责,成为潜移默化的习得过程。

林老师希望学界、学生、读者对他的学术观点提出不同意见。提出“看易写”标准后,有学者向他提意见说:“‘看易写’不是理论,‘信达雅’是理论,因为你可以说这篇文章信不信、达不达、雅不雅,但是看不看、易不易、写不写,这样说不通”。林克难收到这个评价后感到很高兴,一方面因为有学人关注自己,另一方面沉潜往复才是真正的学问之道。隔了一年,苦苦思考后他发现了问题所在:这名学者实际上把翻译理论分割开了。翻译理论由两部分组成:一个是导语、一个是解释,“信达雅”是导语,“看易写”是解释。中国学生学翻译最大的问题是只学导语,很多人知道‘信达雅’ 但是怎么做到‘信达雅’,大家不知道,因为只学了导语,没有学解释。

临走前,我们环视了林克难家的客厅,发现最多的元素是书、是报纸。这个宁静温馨、浸满了知识和美好的地方是教室、报告厅、图书馆的延伸。看书、思考、写作,这就是他的生命轨迹。

林克难教授见证了学校的开始、蜕变、进步和现在,亲身经历了学校研究生教育的起步、发展、繁荣和跨越。他将最热忱的、忠挚的心投入到英语教学和学习,默默耕耘,耐心学习、总结和发现。值此天外研究生教育四十周年华诞之际,希望广大教师能够学习林克难教授对英语教育的真挚、耐心和热爱;希望青年学子端正学习态度,刻苦努力,待走出校园的那一刻,不悔在校的光阴,并且为天外人的身份而骄傲。

(通讯员:英语学院翻译系教师汪淳波、170108班学生邓露)



 
 

 

  

上一条:我校举办少数民族预科班师生迎新年茶话会
下一条:我校国际传媒学院郝静同学荣获天津市“大学生自立自强年度人物”称号
 
Copyright @ 2000-2013 天津外国语大学信息化建设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