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学校要闻
【天外人物】研究生教育四十年之倪大昕:心似明月传薪火
 
 


[新闻来源:英语学院   阅读次数:1946 发布时间:2019-12-17]
 
 

倪大昕,上海人。曾在北京俄语学院师范翻译系和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学习。1960年入北京语言学院任教,1972年1月调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担任英语教师,11月调至天津外国语学院(现天津外国语大学)担任英语教学直至退休,1982年-1987年间任英语系主任。1984年-1985年被美国费城德莱赛尔大学聘为客座教授。1994年-2005年期间在美国密苏里大学讲授“中国文明简介”“现代和当代中国小说”以及“现代汉语”等汉语课程。

翻译或参译的作品有《美国科技政策》《蝴蝶梦》《莎士比亚的故乡》《让—保罗•萨特》《六个最著名的字》《奥运会的光辉》《顾维鈞回忆彔》、《大国的兴衰》《毛姆短篇小说选》等,发表的论文有“以自己的方式呼吸—重温梭罗和‘瓦尔登湖’”“北美卡霍基亚文明消失之谜” “华裔美国文学一瞥”等。

曾经担任中国英语教学研究会理事、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英语专业委员会委员、天津市翻译协会理事等社会职务,1984年被选为天津市河西区人大代表。

若干年前,在异国他乡,如果有人问你中国是否有大学,你会怎么回答呢?是掷地有声地说有,还是不屑应对?倪大昕当时的回答是“有大学,但不是很多,大约2000多所吧”,对方顿时愕然。对面精神矍铄的倪教授在讲起这段经历时的幽默,让我身临其境般体会到当时倪老师语气中蕴含的骄傲和自豪。

一生教学生涯,四易其地

1956年,在考入北京俄语学院学习一年后,由于形势变化,倪老师被转学至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学习,由于成绩优秀,在学校期间跳级一次。倪大昕在谈到这段经历时谦虚地将其归因为“功底好,运气佳”,但其实大家都很清楚这与倪老师本身严谨认真的学习态度是分不开的。由于工作需要,倪大昕提前一年毕业到北京语言学院来华部教外国留学生,后来到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任教。天津外国语学院成立后,被调至天外,开始了他认为最值得纪念的十几年教学生涯。期间,曾于1984年被派往美国费城德莱赛尔大学工作一年。

在天外的十几年工作中,倪大昕一直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经常请学生到家里做客,为学生答疑解惑,并传授为人处世之道,如慈父一般关怀着学生们。倪大昕谈起最大的遗憾,就是当年在国外逗留时恰逢宿舍收回改造挪作他用,那些珍贵的教案、中英文经典书籍、史料和教学笔记都在清扫房间和搬运杂物的过程中遗失。

1989年底,孙子即将出生,倪大昕同妻子赴美国探亲,与儿子团聚。本无意久留,但由于多年来一家三口聚少离多,儿子强烈建议父母留在自己身边安度晚年,为了亲情倪大昕在美国定居了下来。1994年,曾在天外任教的密苏里大学教授David得知倪大昕在哥伦比亚定居后,主动推荐他去密苏里大学教中文课程,他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传播中国文化的机会,遂欣然应允。谈起当年,倪大昕说,80年代,美国普通民众甚至是学术上颇有造诣的社会学家对中国都知之甚少,甚至会问“中国妇女还缠不缠脚?”而美国的大学生对中国文化却颇感兴趣,因此,倪大昕决定肩负起新的责任,为传播中国文化、促进中美文化交流做贡献,同时也可以延续自己的教学生涯。

传播中国文化,老骥伏枥

当年在密苏里大学,《中国文明简史》是一门全新的课程,档案室、图书馆里找不到多少资料,加之David之前曾善意提醒,说美国的大学生不同于中国大学生,如果他们不喜欢课程,会起身就走,这让倪大昕感受到了压力。

此时,国内的挚友们及时雪中送炭、施以援手,尤其是冯骥才先生,特意给倪大昕邮寄了一套关于中国文化的丛书,倪大昕感激地说,正是由于朋友们的热情帮助,自己才得以在短短三个月内编写出了自己的教材。

在中国文学课上,倪大昕介绍了现当代作家的作品,从巴金、鲁迅、茅盾等老一辈作家讲到当代作家王蒙、蒋子龙、张抗抗、王安忆、老友冯骥才等,带着一届一届的美国学子细细品读。提起好友冯骥才,倪大昕的钦佩之情溢于言表。即使他们天各一方,彼此的情谊也未稍减,并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延续着他们的友情。透过挚友的优秀作品,美国学生对当代中国社会了解更多。在美国任教11年,倪大昕的中国文化课大受欢迎,成为学校的“名人”。

割不断天外情,期许美好

即使身处异国他乡,倪大昕还是时常惦念着曾奉献了黄金岁月的天津外国语学院。回忆往昔岁月,倪大昕对当时领导班子成员满怀尊敬和感激之情。提到1982年-1987年任系主任的五年间,倪大昕自谦自己醉心学术,由于领导们的信任鼓励、多方面的帮助以及广大师生的支持才得以“不辱使命”。倪大昕胸怀坦荡,他始终坚持说:“英语系的任何成绩都归功于大家,而不是个人。”

提起当年的师资力量,他回忆道,当时学院初建不久,教学设备不足,师资力量远不及北大、北外以及复旦,因此迫切希望青年教师快速成长。尽管当时教师队伍比较年轻,但是很有潜力,工作热情高;1977年恢复高考后,学生水平较以前也有了大幅提高,改革开放后引进了一些高水平的外教,这些都为以后的快速发展打下了基础。90年代后,学校及英语系的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整体水平不断提高,取得了很多可喜的成绩。谈至此时,倪大昕不停询问现今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的师资、教学、科研及中外合作办学等情况。当得知英语学院在这几方面都有了长足的发展时,他感到很欣慰。倪大昕说:“现在外国语大学硬件条件好,人才济济,相信能培养出更加优秀的学生”。

谈到对学院影响重大的事情,倪老师第一个提出的便是当时“走出去—开门办学”这项政策,其方针是学校教育和社会实践相结合。1975年,带年轻的学生在郊区边劳动边学习,教材由同去的年轻的英国外教们编写;后来又到青岛友谊商店以及天津新港等地实习,这些实践活动扩大了学生的视野,提高了他们的学习积极性。90年代后,国家在各个领域都有了长足的发展,倪大昕虽然身在国外,无缘亲眼目睹学校的大发展,但陆续听到方方面面的好消息,如:英语学院扩大了招生规模,改善了教学条件,青年教师迅速成长为管理人才和教学骨干。与此同时,学校培养出了一大批翻译界的出色人才。

办好外语教育,文化先行

作为一名从教30多年的老教师,倪大昕特别强调培养学生独立学习与工作能力的重要性。“中国学生很努力也很守纪律,这一点十分可贵,但是他们常常带着空口袋来教室听课,老师倾尽全力把知识一股脑地往口袋里装,老师始终做权威,学生始终忙着背标准答案,这种方法并不可取,应该扩大阅读量,培养自己的思辨能力,善于表达自己的观点,”他如是说。

倪大昕认为学一门外语,除了学好语言,更要熟悉目的语国家的文化,与此同时,还要把母语学好。有一天,倪老师给美国学生们讲“Ex-wife”(《前妻》),这篇小说讲述了一位勤劳的农村妇女,她悉心伺候公婆却惨遭进城丈夫的抛弃,然而,她依然一如既往地照顾公婆直到他们离世,主人公的悲惨命运令人同情。在倪大昕讲课的过程中, 有一名女学生“腾”的一下站起来,说这女人活该,因为她放弃了自己的权利。这说明不同的文化背景使人们对同一件事的理解差异巨大。就此,倪大昕为学生们详细讲解了19世纪中国的封建制度,讲到“三从四德”对当时女性的束缚和影响。倪大昕说,外事工作者或外语教师要对本国的历史、文化、社会习俗有深刻的了解,才能更好地与外国人交往。如果抛开当时的历史背景,那名美国学生很难理解那篇小说的原意,教学效果就会受到很大影响。倪大昕建议学院多开设历史文化、比较文学等课程,真正培养出胸怀国家、文化传递、勤思精业的一代外语学子。

(通讯员:英语学院国际商务系主任王惠云、英语学院170102班学生王歆潇)



 
 

 

  

上一条:校领导出席高校国别和区域研究人才培养院系联盟会议
下一条:我校志愿者圆满完成2019年举重世界杯暨东京奥运会资格赛志愿服务工作
 
Copyright @ 2000-2013 天津外国语大学信息化建设办公室